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59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HARRY重生

*欺负小龙使我快乐


Ch.59

 

凤凰社成员们最后的凝聚力是因为邓布利多身前留下的最后一个任务——阻止伏地魔劫狱。

但没有按照剧情发展出现的伏地魔打乱了邓布利多的计划,摄魂怪不止全部作乱叛变,还未被囚者带去了魔杖。一同联手且战且逃,将这次的反劫狱计划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

 

格里莫广场内一片死气沉沉,没有了邓布利多,无论是消失三个月的狼人卢平,还是半路归来的小天狼星,更不说身带邪恶印记的斯内普,他们成为了凤凰社中以金斯莱为首的派系人员不断质疑和否定的中心。

穆迪的暴戾和与小天狼星有亲源关系的唐克斯在傲罗部门中原本就不受欢迎,金斯莱一人身兼数职,不仅做着傲罗的工作,还是麻瓜首相的秘书,出众的能力令人信服,虽然进入凤凰社时间不长,但经营的势力早已成熟。

此时群龙无首,麦格和亚瑟难掌大局,金斯莱瞄准此刻计划一举拿下凤凰社。

他相信邓布利多,但他并不相信预言,不相信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可以拯救魔法界,从他多年在麻瓜界工作的经验看来,凡是战争缺不了联盟,没有强大的战斗力,可以通过压倒性的数量来制造威胁。失去格林德沃的帝国之花就是最大的盟友。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暗中与德国魔法部交易,以帮助德国战后清洗帝国之花为条件换取战时联盟。

出卖那些肮脏的黑巫师,他可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的。

 

 

“妈妈以前还会透露一点消息,最近完全不会谈及凤凰社的事情,自从阿兹卡班事情之后大人们都变得越来越奇怪了。”罗恩坐在格里莫广场的二楼房间里对着房间里的人抱怨,“他们最近都没有行动。”

“可能只是你不知道。”赫敏补充。

“他们唯一的情报源是斯内普,我们住到这里以来就没见过斯内普过来!”罗恩炫耀自己细致的发现和合理的推理。

“上周半夜斯内普教授来过,你正睡得流口水。”

“我没有!”罗恩鼓着脸有点红扑扑地。

赫敏没有抓着罗恩不放,而是将话题引向了哈利,“我看到斯内普教授进了你的房间,你们聊过什么?”

哈利有些无语的看着赫敏,这位女巫,你大半夜不睡觉盯着我的房间真的好吗?

“他告诉我贝拉这几天就要去古林阁取回圣杯,我们没有时间了。罗恩,比尔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明天他会过来详谈细节,听说有一个受过他恩惠的妖精愿意帮助我们。”

“复方汤剂也已经准备好了”赫敏的神色显得忧心忡忡,她仿佛有很多事想问哈利,但一时理不清该从哪里开始。无论是魂片还是铭文,哈利都对他们解释的很清楚,但是赫敏总觉得哪里不对,一定漏了什么。

“D.A那边都是什么态度?”

“只要有合适的地方,大家都愿意继续训练。”

“等拿回圣杯后我们就继续,我会提供地方。”

 


两人离开后哈利闪身消失不见,留着一室灯光明明灭灭的跳了几下,房门的门把似乎在被人入侵地响动着,小声地抱怨关于“他到底用了什么防御咒”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

波特庄园的训练室内,德拉科一遍遍地挥动魔杖,薄汗在额头泛着光,几缕银色的雾气从杖尖流出。

哈利出现时,德拉科下意识地手一抖,银雾顿时消散不见,有些懊恼又有些顾忌地看了一眼哈利,他穿着白色的毛衣搭配黑色的长裤和一双龙靴,相比德拉科贴身的高领黑毛衣显得纯良又休闲。

 

无声地吞咽了一下,德拉科找回自己的注意力重复守护神咒,手腕转动——这一次却连一丝银雾都没有飘散而出——不甘心地重复了几次,眼睛禁不住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人身上偷偷瞟去。

 

哈利不动声色地靠近,毫无顾忌地观察犹如惊弓之鸟的德拉科,他觉得很有趣,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站在卢修斯面前的那个德拉科,但比那时再多一份畏惧,少一份仰慕。

 

他绕到了德拉科身后,伸手以半拥之姿将手包裹住他拿着魔杖的手,感受到怀中身躯瞬间的僵硬,并不点穿,犹自开口:“记住挥舞地轨迹,”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线,靠近耳垂边,近道说话间嘴唇不经意地一下下掠过耳尖,“你太紧张了,放松,想点高兴的事儿——”

哈利刚刚说完这句突然停顿了下来,幸而德拉科看不见他出神了的样子,哈利只是为自己这句熟悉的话想到了以前,想起了德拉科一直学不会守护神咒的原因——“我没有特别高兴的事情。”

 

哈利就这样退到一边,不发一语地看着这个德拉科,见他犹豫了一会儿偷看了几次自己后,又一次次的练习,却始终没有成效。哈利想着,也许他是失败的,甚至不如上一世,他连快乐的回忆都不能给他。

 

德拉科似是习惯了哈利的存在,刚才过速的心跳慢慢放缓,凝神静气,他想着自己骑在火弩箭上追逐金色飞贼的感觉,挥动魔杖,他想着那天晚上和哈利竞飞的感觉,念出咒语,他想着在逆光中俯视哈利对他说‘我赢了’的感觉,几缕银色慢慢流出晕成一片,一点一点,慢慢增多,再多点儿,再多想想,德拉科这样告诉自己——银色突然消散,再一次失败。

德拉科看着手中的魔杖,他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点感觉。

 

“不会就算了。”

哈利冷淡的声音从侧面传来,像一桶装满冰块的冷水迎面浇下,砸得他满身是伤,冻得他心底发寒。这几天努力的练习像一个笑话一样嘲笑此刻的他,耳边仿佛传来父亲那蛇头手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每一次令父亲失望时都会听见的声音。

这几天,他一边害怕着一边努力着,每每哈利靠近时飙升的体温都让他咬牙,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恐惧,但此刻,他知道自己听到这句话时是不甘的,是难过的,却不敢生出曾经惯用的愤慨去张牙舞爪的叫嚣。

 

哈利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训练室,他在自己和自己生气,气自己的没用。他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没脸见德拉科。他感到羞愧。

 

哈利走后的训练室里发出了几声剧烈的声响,德拉科挥着魔杖胡乱丢着魔咒发泄了一会儿,被咬住的下唇隐隐渗出血来,泛红的眼眶又一次没有忍住地大滴大滴趟下泪来,“混蛋……混蛋……”他似是用完了力气,终于站在那里停下了破坏,不管不顾地举起手臂胡乱擦干眼泪,该死的他一点都不想这么没用,他一点都不想哭的。

 

 

德拉科离开训练室后,那滴他留在地上的血珠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路滚到了书房,从门缝里钻了进去,爬上书桌钻进了一个盒子之中。

 

 

德拉科躺在床上,哈利早就离开。德拉科静静地盯着天花板,他想着他和哈利现在算什么,恋人吗?对方似是曾说过追求他。自己又似是暗示过首肯——也不知道那笨蛋听懂没有,但始终两人没有正式的确定。

这几天哈利总是匆匆出现又离开,别说亲吻,连拥抱都几乎没有,每次都是正常的教学——这样真的算喜欢自己吗?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时刻都该想做那什么吗……虽然家教告诉他这种事不该宣之于口,但应该是这样没错啊!?

哈利的行为让德拉科有些摸不着头脑,原来他是没想好所以被动着,后来因为那么多事所以他没有采取主动,现在他想主动却因为经历了那一次孤岛而心有惴惴着——烦死了,这个混蛋。

德拉科踹了一下被子,侧了个身金色巨蟒入眼吓了他一跳,不高兴地骂了一句:“下去下去!”

Viburnum吐着蛇信子冲着德拉科嘶嘶地叫了几声,早就如少年般庞大的身躯盘在床边的地上,只有一截脑袋搁在床边,它有些不高兴自己被当出气筒,它才不是nigrum那个万事无所谓的死龙。

它不仅没有听话,反而竖起了身体甚至把更多部分游上了床,德拉科睁大了眼睛往后挪了挪,抓住自己的魔杖对准了Viburnum,恶狠狠地掩藏一点点颤音:“下去!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被自己的主人魔杖相指的Viburnum觉得更加委屈,整个身躯竖起,庞大的阴影将德拉科完全笼罩。

 

“ALEX!?”德拉科大叫了一句。

家养小精灵并不能攻击主人的契兽,ALEX惊慌失措地急忙把哈利找来。


——TBC



评论(9)
热度(19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