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58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HARRY重生

*欺负小龙几章哈哈哈,然后他就要牛逼了


CH.58

 

宣判结果并不如预期,卢修斯不知所踪,为此纳西莎被魔法部留下“协助”工作,并承诺给其最高等级的保护。即使德拉科将记忆作为证据控告傲罗部的违规操作,除了道歉和赔偿以外,依旧改变不了纳西莎无法离开的事实。

 

只是从哈利几天前见到德拉科红肿的侧脸到亲眼见到他被打的过程,压在他心底的怒意经过时间的酝酿终于发酵着让他翠绿的双瞳越发幽暗。

 

纳西莎随着一行人一起来到执行司办各种手续,然后为她安排了一间保密性非常高也十分压抑的房间。

四壁无光,简单的陈设,似乎只是将拘留室的铁门换成了白墙,德拉科狠狠地踹了一脚白墙留下脚印,“我的母亲要在这里呆多久!?”

“德拉科”纳西莎的声音透着浓浓地疲倦,显然她之前也被私下折磨过,但三缄其口的没有说出来,“去找你的亲人,你会得到帮助。”

在众人的围观下,纳西莎不能说出小天狼星的名讳,只让人误以为只要德拉科找到卢修斯一切都会结束。

 

米尔顿在一边冷笑,他是被压着过来低头道歉的,但那双骄傲地双眼在诉说:瞧,无论我怎么对你,我得到的不过是一个道歉的处分。等卢修斯被找到,他会让他供出一切,哈利还是太过年轻,被狡猾的马尔福们所蒙蔽。

而他,如今忍辱负重,受尽委屈,简直让他都忍不住崇拜起了自己,他才是英雄。总有一天,他会将马尔福压上前往阿兹卡班的牢船之上。

 

“哈利”不知何时,他来到了哈利身边轻声喊了一句,示意借步交谈。

他要拯救被毒蛇咬伤的救世主,等哈利幡然醒悟之后,那些报纸的头版,他的名字也将与其并列而立,每思及此出他就忍不住兴奋。

 

“琼斯先生。”哈利对于他自来熟的称呼,一丝不悦一闪而出,随即笑容和蔼地回应,随着他到无人的走廊里。

 

“哈利,你不该和那群人走得那么近,我有确实的情报,他们早就叛变了,他们不是我们的这边的人。”

“琼斯先生,我见到了那段记忆…”

哈利皱着眉,这让米尔顿非常不满意又有些尴尬,“那是必要手段,哈利你还小,你不懂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我们才是你值得相信的人。”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如果牺牲我一个人能获得他们更多的情报,我愿意打破那些该死的规矩!’我看见了您说这段话时多么慷慨而无畏,我非常地敬佩您。”

哈利的声音不徐不缓,一点一点地燃烧着米尔顿地狂热。“其实……众所周知,邓布利多教授对我的期许和恩惠,也如大家所猜,我确实知道一些…秘密。只不过如您所说,我实在太弱小了,我真的非常需要帮助,但我不敢随便相信别人。您愿意帮助我吗?”

最后的问句将引线燃烧尽殆,疯狂之色在米尔顿的双目中流动,“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帮助你!”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哈利继续说着,“但一定不会有生命危险,邓布利多教授给过我保证。”

一件既危险又安全的事——彻底毁灭了米尔顿的理智,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即使付出生命——”他想要说些豪言壮语鼓舞哈利,却被哈利按住了肩膀。

“琼斯先生,现在您是我重要的同伴,请不要轻言生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没错,没错,同伴。”

“那么请跟我来吧。”

 

 

大海中的巨大礁石之上,他们的视线内有座孤岛,两个男人迎风而立。海浪拍打着以吞没之力一次次不知疲倦地冲击礁石。

“这是哪里?”

“那里就是邓布利多教授藏着东西的地方,他设定了只有成年人才能拿到,无法使用幻影移形。邓布利多教授以此来保护我,但现在大战已启,我们等不了一年了。这是一件很强大的东西——所以…”

“我会帮助你的,哈利!”

哈利撇了一眼兴奋地米尔顿,没有回答,撑着小舟将两人慢慢驶向了小岛之上。

 

这个藏着斯莱特林吊坠盒的地方,当年不知道吊坠盒早已被调换,邓布利多几乎身死才让他拿到了刻有R.A.B的假吊坠。也是那时,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黑暗面,那个老人被焚烧诅咒求饶不停时,他却能一次一次义无反顾地将那毒药灌入老人的口中。只因为老人说过无碍,老人说过这是唯一的途径。他哭泣着,颤抖着,却丝毫不间断地灌着毒药,亲手将半死的老人更进一步地推向死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灭伏地魔。

啊——他是多么残忍而伟大,真是无愧于邓布利多的教导。

 

那个假吊坠毫无意义,或者说他有些憎恶那个假吊坠——邓布利多曾为此付出重大代价,它时刻提醒着自己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东西就在这里面,只要把水喝尽就能取出。邓布利多教授说够为了考验我设置了障碍,可能不会那么好喝。”

哈利站在米尔顿的身后轻声陈述。

真是太简单了!只要喝水就能当英雄,他就要成为英雄了。米尔顿毫不犹豫地拿起杯子滔了一杯水仰头痛饮。

刹那间,他僵硬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但是米尔顿撑住了,一手撑着石盆的边缘,一手颤抖着滔起第二杯颤巍巍地喝下,就在他喝到一半时,一个踉跄地跪了下来,剩着一半药水的酒杯掉落在地。米尔顿蜷缩着躺在地上,浑身不停地冒汗。

 

哈利的皮鞋出现在他的视线内,哈利弯下腰捡起了酒杯,自顾自地滔了一杯水蹲到米尔顿的旁边,邓布利多当年喝到第四杯才倒地,这差距真是大,“琼斯先生,这是考验。快喝吧——”

米尔顿呻吟着:“不…不……”

哈利的手臂仿佛钢筋般,不留情地将一整杯药水全部灌入,“石盆的药水是会自己恢复的,如果不喝快点恐怕您得喝得更多——”

平静地声音比黑暗深处地恶鬼更令人胆寒,德拉科本只是狐疑才会拿着隐形衣跟随,前几日刚刚“逼迫”哈利把ALEX的最高使用权让渡给自己,第一次的命令就是让ALEX带自己去哈利的所在地并隐瞒,却没想到见到这令他汗毛倒立的场景。

地上的米尔顿已经开始浑身抽搐,额头青筋暴起地无力挣扎,“不,不,不……不……别杀我……”

“你不会死的,我保证过。来吧——喝下它,你正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牺牲…”哈利的安抚和劝慰如同毒蛇张开獠牙铰紧身体前光滑而湿冷的触感,抚过了灵魂留下一片战栗。

米尔顿失声尖叫,凄厉的声音越过沉寂的黑湖,在大山洞里回荡着。德拉科一步步害怕着倒退一下子跌倒在地,造成的声响让哈利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隐身衣滑落露出金色的脑袋和惊惧地表情,哈利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从阴影中一步步走向德拉科,没有质问也没有解释地靠近,让德拉科不由自主地往后挪动僵硬地身体,却突然感到身后被扯住,惊叫着跳起来转身一看,湖底无数地死尸之手正在争先恐后地伸向岛上企图拉下他。

“这…这是什么东西!?”

“你觉得呢?”

哈利的身体从他身后传来,浑身一震,他转过身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敢抬头看哈利,米尔顿要死了,哈利杀了米尔顿,哈利杀人了。哈利杀人了。哈利杀人了。

 

见德拉科不说话,哈利返身去拿起酒杯递到了德拉科的面前,就见德拉科惊慌失措地摇头呢喃:“我不喝,不,我不喝——你、你不能这么做。”

哈利皱了皱眉,“我让你喂他喝,不是你吵着要亲自报仇吗?”

 

报仇?——喔对了,米尔顿打了他一巴掌,没错——他想过要狠狠教训他一顿,甚至将他吊在魔法部大厅里抽几鞭子,但他从没想过要他的性命。

“我、我,……”他结巴着摇头,一动不动。

 

哈利走到呼吸微弱的米尔顿身边,把酒杯放在他的唇边,就见米尔顿顺从地喝下,仿佛自己喝的不是毒药而是解药一样,尽管他眼睛闭得紧紧地:“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那个,不要那个,让我做什么都行……”

 

“够…够了。”德拉科喉口干涩地说。

哈利却置若罔闻地将最后一杯毫不留情地全部给了米尔顿,然后他拿出了那个吊坠盒,凝视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哈利拿出魔杖对着米尔顿不知道施了一个什么魔咒,就见他沉沉地睡去,呼吸非常微弱。

 

“你…”德拉科有无数地疑问,但在哈利地靠近中发不出任何声音,似是畏惧任何打破现在寂静的声响都可能唤醒什么地狱的恶魔。

“我在成全他的梦想。”哈利说地满不在乎,“你在怕我吗,德拉科?”

他盯着德拉科,离他咫尺,然后伸手拦住了对方的腰,不见回答和反抗,只有切实地僵硬在回答。他缓缓摩挲着从腰下滑到臀,握着揉了一把轻笑出声:“这都没反应,不会被吓傻了吧?”

 

 

哈利看着他,觉得有种操控地快感从脚底窜上来,眼前的人因为他的一句话和一个动作而惊颤;快感之下隐匿地烦躁升腾而上,这样的德拉科少了一些什么。

“ALEX,你不该带他来这里。”

“对不起,主人!”ALEX羞愧地要进行自我惩罚。

 

之后用家养小精灵的魔法,哈利把米尔顿丢在了圣芒戈的门口,带着德拉科回到庄园。

 

预言家报纸地内页右下小角落:傲罗部门米尔顿·琼斯原因不明地重伤出现在圣芒戈门口,经检查并无经受魔咒伤害,经过抢救后苏醒,宣称邓布利多属于黑暗势力,他才是救世主。已并鉴定为精神创伤三级,留院观察。


——TBC



评论(17)
热度(20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