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52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harry重生文

**私设如山,逻辑不严密。


正文

德国边境狼人部落

卢平已经和这里的狼人一起生活了近2个月,几乎取得了首领的信任,达成初步的统一战线——与巫师结盟,对付伏地魔,

“卢平,巫师不可信,他们满口谎言,唯利是图。永远被利益驱使,又折服于力量。你该回来,这里有你真正的同类和朋友。”

“弗兰克,我以为我们已经有了盟约。”

“好吧好吧——我……”

弗兰克笑着灌下一大杯酒,突然听见村庄外一阵爆破。

 

“烈火熊熊。”

 

魔咒和火光在漆黑的夜里四处窜动,弗兰克愤怒地看向卢平,把魔杖指向了他:“是不是你引来的巫师!?”

“不!这些人是帝国之花,不是我们的同盟者!”

“卢平——不要再欺骗我了。帝国之花已经很久没有过行动,在格林德沃全盛的年代我们都相安无事。你这个分不清族类的杂种!我要你为部族陪葬!”

“弗兰克!你冷静一点!”

 

卢平闪躲着避向一边,火光中只见格林德沃站立于村庄正中,四周帝国之花围绕四散向外扩张,听见他用声音洪亮说道:“请放下魔杖,我的目的不是灭狼人部族。我还没有那么闲——我只需要族长的血,请族长站出来。”

“格林德沃!你放火烧我部族,还妄想取我族长之血——”

站出来的那个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格林德沃以死咒了解性命,“我说过,我没有那么闲。不想再有伤亡就请族长站出来。”

 

“你要我的血干什么!?”弗兰克咬牙切齿的问。

“我要你全身每一滴血液,至于干什么——你可以当做用来拯救你部族的代价。”

 

 

卢平满脸熏黑地躲在一边的草丛之中打开双面镜呼叫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教授!洽商失败,格林德沃突然杀至弗兰克部族,现在正在双方交战,我能请求傲罗的支援吗?”

躺在满是治疗管的病床上听见卢平的话,双目骤然凛冽,转眼间便想到了格林德沃屠杀狼人取血的可能性,黑魔咒的解药怎会不染血腥?

“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会立刻召集凤凰社成员尽可能快的赶到。”

邓布利多说完便下床披上外袍,幻影移形至格里莫广场,让小天狼星通知麦格,由麦格召集,他先行一步前往德国。

 

 

小天狼星试图通过壁炉通知麦格却发现霍格沃茨的网路链接已经被魔法部设立了检查障碍,他连忙拿出双面镜想要连线哈利,结果双面镜另一头出现的是罗恩放大的略带兴奋的脸。

“小天狼星!?”罗恩小声惊呼了一句,他本来还拿着双面镜在和赫敏商量要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小天狼星。

“出了什么事,哈利呢?”

罗恩有些结巴的叙述被赫敏打断,赫敏用最简洁的语言和最迫切的态度说完了一切后期待的看着小天狼星,他们也想帮上忙,“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去找麦格,或者斯内普,要快!”

 

 

卢平见到出现在他身边的邓布利多时觉得焦虑的心情找到了依靠,带着希望的目光企望这位伟大的巫师能扭转局面。

“你藏在这里不要出去,凤凰社的人随后会到,斯内普到了让他马上来找我。”

“教授,您——”

邓布利多给了他一个没事的手势便走了出去。

 

“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

两位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相对而立,四目交汇,格林德沃已示意让帝国之花们停手,以他对邓布利多的了解,知道若是让对方识破,即使身亡也不会寻求解药。他敬佩这样的邓布利多,但他也恨这样的邓布利多。

 

金斯莱将马尔福送入福吉的办公室后便接到了麦格的紧急通知,立马集结人手前往德国,入眼便是一片狼藉和虚烟。

在三方势力迫于力量之差而平息战斗之后,狼人结盟之事再无可能。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第二次叫他,带着平和的语气,“伏地魔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在凤凰社成员愕然之中,邓布利多显然在寻求格林德沃的联盟。他们从没想到有一天会和格林德沃结盟。

“以前是平权运动,现在是反伏地魔事业,你永远在追求这些不朽的伟业。”

“没有平权运动,我们有过约定。”这是一段永远要被隐藏的历史。

格林德沃苦笑一声不置可否,约定对他而言毫无价值,他早就把这最大的秘密卖给了伏地魔换取解药的配方——但是他不能告诉邓布利多。

即使这个消息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他不在乎。

 

滥用魔力进行幻影移形的邓布利多,身上的枯萎诅咒已经迅速蔓延至整个半身,死亡如影随形,而他身后所有的追随者无一知晓。

他确实是一个伟人,身先士卒的先驱。最热血也最凉薄——残忍的苛待所有爱他的人。

 

“帝国之花不会帮助你的凤凰社。”格林德沃残忍的宣告。

那“你的”两字戳在邓布利多的心上,在这具腐烂的身体中横流着。他知道格林德沃在恨自己,他知道他懂自己的选择,就像他理解对方今日为什么这么做一样。

但是他永远不会接受这种方式,就像对方也永远不会妥协一般。

他们从来不是敌人,如今也算不上朋友。

他们只是最了解彼此。

 

邓布利多温和而虚弱的笑了一声:“希望明天德国魔法部不要给我发来非法路径文书,我们该离开了。”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格林德沃挥手,帝国之花瞬间蜂拥着围上。格林德沃挟制虚弱的邓布利多幻影移形离开后,凤凰社一干成员被放置在边境,帝国之花全员撤退。

 

 

“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你该知道,我想做的事情从来都必须办到。”

 

在邓布利多的疑惑和微怒中,格林德沃撩起了自己的巫师袍,用匕首在手臂上割开了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喷涌而出顺着垂下的手臂源源不断的流出,格林德沃绕着邓布利多被他禁锢的地方开始走动着在地上画下阵法:“当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从家族叛出的理由——实在是说来太幼稚了。一个黑魔法世家的家族魔法居然那么……”他说着轻笑一声,阵法越来越庞大,声音渐渐变得小声起来,“我本来以为我这一生都不会用到自己的家族魔法……毕竟它实在是……”

 

“以纯血之名,启格林德沃家族之术。以盖勒特·格林德沃之血请求家族庇佑。”

红黑之光如旋风般包围着邓布利多,饱含血腥之味的气息灌入邓布利多的鼻腔,他觉得全身仿佛被血气温养一般,枯萎的半身渐渐恢复。

 

待血术结束之后,邓布利多用饱满的魔力挣脱禁锢冲到倒地的格林德沃身边,扶起他急切的喊着,“盖勒特!盖勒特…”

他看到格林德沃的手变成枯萎的死黑,见格林德沃有些自嘲地说,“我家的魔法真的很蠢,是不是?”

格林德沃家族魔法——交换。

可以换取别人的魔力,也可以换取别人的伤害。

前者,他曾经不屑;后者,他曾经嘲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换回来,你可以换回来的是不是!?”邓布利多几近失控的哭泣。

“阿不思,”他覆上老人遍布皱纹的脸,“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做了那么蠢的事,好吗。”

啊…我真是太蠢了。

格林德沃这么想着闭上眼陷入沉睡。


——TBC——

*哈德下线的一章,不知为什么剧情写的特别順而且爽2333

评论(7)
热度(473)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