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51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harry重生文

**私设如山,逻辑不严密。


正文:

CH.51

 

审问室里马尔福母子被分别置于两个近乎封闭的房间里面,昏暗逼仄的空间正中央摆着一个十分减益的木质矮桌,桌上放着一小瓶装在透明玻璃小瓶中的药剂,德拉科坐在四脚木凳上,扫了一眼审问室里的两个人,把身子靠在椅背上,闭目不语。

身上穿的还是那一套为了去密室特地准备的华袍,黑色的高领托着下颚,衬得皮肤异常的苍白,满身疲惫却难掩贵气,更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他的手在宽大的巫师袍里握成一个拳,与脸上的淡定背道而驰。哈利塞给他的东西还捏在手里,到现在也没有机会拿出来看一眼或者藏起来,心里不免气郁。

 

“德拉科·马尔福”

被点到名字的人闭着眼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完全不予理会。

“德拉科·马尔福!”男人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倾身逼视他,另一手拿着魔杖指着德拉科的鼻尖,“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吗?”

男人似乎受到了德拉科的无声的鄙夷而怒火中烧,收起魔杖狠狠地抽了对方一个巴掌。

德拉科的脸被抽得偏向了一边,缠绕在手臂上的金蟒差点窜出来,被德拉科即使遏制。金蟒延着手臂一路游走到领口附近伺机而动。

德拉科睁开眼睛转过头阴狠地盯着面前的男人,金斯莱急忙从德拉科身后几步跑到那个暴怒的男人身边阻止他。

“米尔顿!你干什么!?”

虽然部里知道米尔顿崇拜穆迪,行事作风都效仿穆迪,以易怒著称,他的父母是死于食死徒手下的麻瓜,对食死徒恨之入骨。但金斯莱没有想到德拉科无声的挑衅就能使这个受过训练的傲罗失控。

“我没有违反规定!”他挣扎出金斯莱的制止,心烦气躁的看向门口,心里怨念福吉的低效率,只要批文下来他就可以在开庭前按规审问!

 

“米尔顿·琼斯。”德拉科冷冷地开口,被喊道的人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显得有些惊讶,“怎么,很惊讶?魔法部的所有人名,我都比你更熟悉。在律师没有到达前,我拒绝所有询问,而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保证。”

“哈!代价?我等着你的起诉!”嘲讽的语气脱口而出,拿起桌上的东西,摇晃着液体对着他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吧?”

“米尔顿!够了!”金斯莱虽然在一边这么说着,却没有真的阻止他继续,德拉科只是轻蔑的撇了他一眼,似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扮白脸地意图。

“金斯莱,如果牺牲我一个人能获得他们更多的情报,我愿意打破那些该死的规矩!我不想连累你,你出去。”

 

德拉科的眼神更冷而鄙夷,刻薄的声音缓缓地从薄唇中流出:“牺牲?呵”他甚至勾起了轻笑,用看着鼻涕虫的厌恶目光看着米尔顿。

自以为是,真是恶心得让他想吐,一句多余的话都不屑赠予。

他凭什么以为自己没有见过吐真剂而辨别不出那瓶的真假?真是无知得可笑。

 

他总说哈利自以为是,但哈利的自以为是总是憋得他哑口无言,那是他去做那些他所不敢去尝试的勇敢,所以他总是忍不住的去挑衅或者泼冷水,希望对方放弃或者因为生气而露出难堪的样子。这样会让他有自己和哈利相差的其实并不大的错觉。那个曾经12岁就敢闯入密室杀死巨蟒的救世主才配得上牺牲二字。

 

“别装模作样了,我们的人已经去全面搜查马尔福庄园了!你以为你还能沉默多久!?你那个贪婪的食死徒父亲马上就会来陪你!你们一家都要去阿兹卡班!还是趁早交代一些事情来请求威森加摩的从轻处理,我可以给你承诺,一定为你争取最大的缓刑。”金斯莱严厉却不激进的抛出诱饵。

 

而此时德拉科真的很想笑,他们把他当做了什么?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吗?

 

“有食死徒对我的母亲施了夺魂咒,而魔法部除了抓捕受害者居然毫不作为,哦不——还对受害者家人进行非正当审问,马尔福家所承受的这一切,我们会追究到底。魔法部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胡说!你个不要脸的小畜生,金斯莱你出去!出去!”

“米尔顿——好吧我去看看文件批下来没有,你不要乱来。”金斯莱一边告诫一边离开。

 

“好了,马尔福少爷——”米尔顿的目光变得阴险,“不想吃苦头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不然我就用我的方式帮你说出来,然后我不介意给你来一个记忆消除咒。”

 

“呵——”

“钻心剜骨!”

 

德拉科嘲笑的话没有出口,米尔顿露出扭曲的目光,念出恶毒的咒语攻击向他。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金色的光蹿出,就见恶咒打在了那东西身上毫无反应。

 

一条金色蟒蛇落在桌上挺起身子对着米尔顿露出留着毒液的獠牙,嘶嘶作响。

 

眼看不可饶恕咒不见效,略显慌张的米尔顿咆哮着:“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这种黑魔法——”

德拉科哼了一声打断他:“不要认为自己所未知的强大魔法就是黑魔法,无知的泥巴种。”

 

米尔顿气恼,嘴里念着走狗,食死徒之类的话,一个接一个的魔咒砸了过来,金蟒虽然挡下大多数,但是在魔法部的地盘上德拉科也不敢真的让金蟒去咬杀对方。

 

他赶忙把隐身衣披在身上,将里面被包裹着的盒子拿出来一看,圣诞快乐的几个字还没有写完——原来是哈利提前准备给自己的圣诞礼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随身携带。拆开一看却是一把和自己被收缴的那个长得几乎一样的魔杖,只是杖身上刻着铭文,他在凹凸的杖身上摩挲了几下,挽一个杖花后发现一股暖流顺着指尖流走在全身,居然比之前的魔杖还适合几分。

 

“你个小畜生!只会躲在角落里的残渣……”

“昏昏倒地。”

 

德拉科站在他身后,对着他念到,然后掀开隐身衣在他的脸上狠狠地踹了一脚,想要补上一句一忘皆空时就隐约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连忙收起魔杖。

 

金斯莱满布阴云的脸出现在审问室,看着倒在地上的米尔顿和站在那里的德拉科惊愕了几秒,随即更加阴沉的开口:“马尔福少爷,福吉部长请您过去一下。”


——TBC——

评论(14)
热度(50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