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48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CH.48

 

“如果我在霍格沃茨被抓,德拉科一定会被一起带走。我们现在除了邓布利多别无选择,小天狼星曾经给过我暗示。”

“今晚斯内普会过来…”

“不!斯内普是黑魔王的人。”

纳西莎的面容染着一层死灰:“到时福吉他们会对德拉科做什么吗?他一定受不住的,我的小龙还那么小…”

卢修斯将泫然欲泣的纳西莎拦进怀里,拍着她的背沉默不语,说不出让她考虑自己处境的话语:“邓布利多不会让福吉把他的学生带离霍格沃茨。德拉科已经长大了…我们的德拉科比你想象的坚强很多。”

 

斯内普听完伏地魔的吩咐和计划后低着的头默默僵了一僵,会议结束后他来到卢修斯的书房里。

“消失柜现在在我这里。”他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请帮我们瞒着德拉科。”纳西莎声音里居然带着一点急迫,“我们有过誓言。”

“我没有忘记。”

斯内普知道马尔福夫妇并不全然相信自己,以前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制作魔药的能力和在黑魔王面前的势力而让自己做了德拉科的教父,拉拢孤身一人的自己作为马尔福的一份子——但他不在乎,因为看到那个小小的面团子似的人有些害怕又故作镇定的叫自己教父时,他便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是一个人,不再只为了曾经的承诺而活着,还有一个那么脆弱的生命需要他守护。

那个从小就会察言观色的小面团子早远远地观望了自己几天之后,就开始学会了把卢修斯禁止他吃的甜食放到自己的魔药房里藏着,自那之后,满是药苦味的魔药房里总是诺有似无的带着香腻的甜,仿佛这就是是爱的味道——他爱他的教子,不比卢修斯和纳西莎少半分,却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也许只有邓布利多知道,那是一个睿智的老人,他看穿了他所有的心思并替他保守着这些秘密。他知道他冒着生命危险做间谍所交换的条件是战后马尔福一家的平安。

斯内普的感情内敛到几乎难以察觉,他所认定的人,付出便不顾误解,不求回报。也许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忠于自己。

 

 

“我的血真的会有用吗?”

德拉科有些惊愕又有些喜出望外的问捧着一颗金蛋的哈利,但却没有真的希望得到回答。

 

在指尖被割破的瞬间,德拉科还是小声的抽了一声,他是真的怕疼。照着nigrum给出的阵法描绘着画在小金蛋的蛋壳上。

殷红的血液渐渐发出暗红的光晕,笼罩着小金蛋,德拉科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阵法的中心,他转头和哈利对视了一眼,收到一个肯定的颔首,接着他另一只手被哈利紧紧握住,转回头清了清嗓子:“我予你永生之力;我予你容身之所,我予你荣耀之名。你的力量和忠诚将与马尔福家族共存。以德拉科·马尔福之名,邀你立契,收你为仆。”

一束金光缠绕着德拉科的手臂爬上他的脖子绕了一圈后消散不见,然后只见一条铂金色小蟒蛇破壳而出,一寸一寸吞吃了自己的壳片打了个饱嗝,吐着蛇信子嘶嘶地立起身子,德拉科和哈利交握的手里满是汗水。

“成功了?”德拉科有些不确信。

“嘶嘶——”小金蟒还在不满地说着,这让哈利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蛇佬腔居然和契兽也能交流,于是详细地询问了小金蟒很多事情,问得小金蟒不耐烦地一口咬住了哈利的手。

Nigrum电光火石间就冲着小金蟒喷射烈火,被烫到的金蟒嘶嘶地叫着往哈利身上缠去。

“它在说什么?”

德拉科有些手忙脚乱的去捉nigrum,小金蟒毕竟刚刚出生,即使它有百年甚至千年的记忆,对德拉科来说它就是一个小宝宝啊。

哈利有些犹豫,刚才小金蟒在对他说nigrum欺负它,然后呜呜的撒娇要喝血,这种话他说出来德拉科会相信吗?只能叹了口气由着小金蟒喝着自己的血转移话题:“你打算叫它什么名字?”

 

德拉科愣了片刻,摸摸被他按在怀里的nigrum缓缓开口:“你来取。”

哈利错愕的转头看向德拉科,就见对方补充了一句:“我为你的龙取了名字。”

哈利张了张嘴,想问他是因为不想欠自己的,还是因为其他甜蜜的原因。但话道口中还是咽了下去:“Platycodon grandiflorus!”桔梗花语:真诚不变的爱

 

“……”德拉科忍住一脚踹飞他的冲动,“太长了,换。”

“Myosotis sylvatica?”星辰花(勿忘我):永不变心。

“换。”

“Lonicera japonica?”忍冬花(金银花):全心全意把爱奉献给你。

“换”

“Gardenia jasminoides?”栀子花:一生守候我们的爱。

“你有什么毛病!”德拉科怒红着脸看着这个总是用平民花卉命名他珍贵契兽的男人,咬着牙,踢了踢他的小腿,磨磨蹭蹭的吐出一句,“Viburnum。”

“好\(^o^)/~”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哈利觉得这个听起来和nigrum很像,而且是德拉科取的,那就好。

直到很久以后他去查了查Viburnum的花语,才明白原来自己当时因为无知,错过了德拉科的表白。

 

由于不是驭兽族的关系,德拉科无法运用契兽的力量,也就是当做守护兽相伴左右而已。

哈利收起玩笑的心思,拿起摆在旁边吊坠盒,想了想又嘶嘶的问着小金蟒

“你还记得这东西吗?”

“萨拉查的嘛。”

“你知道当初是哪个家族做的?”

“格兰芬多啊”

“……格兰芬多!?”

“对啊,那个小子当年为了追求萨拉查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这个金杯…”

“不是他做的,另外一个炼器家族吧,太久了……你问题真的好多。”

“以后跟在德拉科身边不准喝那么多血,想喝来找我明白吗?”

小金蟒的眼珠子转了转,嘶嘶地嘲笑:“格-兰-芬-多。”

 

 

“聊完了?”德拉科在一边转着魔杖摸着nigrum有些无聊的看着。

哈利笑笑将Viburnum递到德拉科手边,让它缠上他的手腕栖息,摩挲着德拉科的手腕轻声的说:“快圣诞了,我放假来接你去庄园好吗,那里有很多契兽相关的书。”

德拉科手中转动的魔杖戛然而止,愣了片刻轻快的表情重新染上凝重,他明白哈利的弦外之意:“就算我可以说服我的父母站在你这边,但是教父…”

即使他最近和斯内普很不愉快,但对他来说,教父是马尔福家的一份子。

哈利沉默了片刻,虽然现在告诉他斯内普站在邓布利多这边的消息会让他少点顾虑,但是让德拉科知道他的教父一直瞒着马尔福家做间谍这种事,一定会让他很难受。

“我会想到办法的,不过放假时你必须得先学会呼神护卫,如果我那时晚来一步…”

德拉科有些羞愧,却对着哈利满是担忧的表情说不出刻薄的话来。只见到那双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时间仿佛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静止下来,咳,他咳了一声退后几步,“该回去了。”

 

也许是意外得到的斯莱特林契兽给了他膨胀的希望和不切实际的期待,也许哈利真的会成功,德拉科这么想着。

_TBC_

被自己拖死…下一章终于要高潮了……纳西莎要去放黑魔标志了……最近砂糖撒完两人又要分开了(躺倒)

我会尽快完结的……(自己写的信心全无orz)

评论(9)
热度(282)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